您的位置:首页  »  【药师诗凉子驱魔事件】【作者:姬小路】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药师诗凉子驱魔事件

               第一章序幕

   3月12日星期六凌晨1点02分新宿荡妇大本营脱衣酒吧后巷

  一名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子匆匆从脱衣酒吧的防火出口走了出来,她跌跌撞撞地向黑暗中逃去,踩着4寸高防水台高跟鞋的背影看上去甚是性感,后面一名男子紧紧跟着出来追了上去。

  「喂,小甜甜」,他一边追一边叫,「你打算跑去哪啊?」

  他恐怖的声音把年轻女子吓得不轻,加快步伐向着远处亮灯的大街继续逃走,男子则在后面一边欣赏着女子诱人的身材,一边把手里剩下的罐装啤酒喝完,然后才跟了上去。

  突然,女子在拼命逃跑中,一只鞋跟卡在了下水道栅栏上,尖叫着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男子发出一阵阴森的笑声,把啤酒罐扔掉,快步上去居高临下的跨在女子身上,当他伸出手抚摸女子柔顺乌黑的秀发,女子吓得双手撑地拼命往后退。
  「小甜甜」,男子一边逼近一边说,「我刚才说了,你不给我跳一个膝上舞,我是不会那么容易让你走的。」

  就在这时候,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听起来好像什么东西被压扁了,同时男子自信的淫笑瞬间消失,当他往自己下面一看,发现女子的防水台高跟鞋已经深深埋入了自己的裤裆里面,裆部立刻传来的痛楚让他一阵发懵,但还是依稀能感觉到女子锋利的鞋跟已经把自己的牛仔裤戳穿,并且稳稳地落在左边的蛋蛋上。
  「呃……」男子脸色发白,嘴里刚想说什么,可是已经太晚了。

  「不好意思」,轮到下面柔弱的女子说话了,她对着男子吼道:「我只会跳这种舞,就是扭蛋!」

  说完她狠狠地扭动着插入男子下面的那只高跟鞋,就这一下,结果了男子左边蛋蛋的命运。

               第二章丽香

          凌晨1点10分东京警视厅总部

  丽香在准备下班了,警视厅大堂依然是熙熙攘攘的,她经过一块落地大镜子前,不禁驻足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俨然出现了一名二十出头的漂亮女生,藤原丽香是警队之花,在男警察中公认最甜美最闪亮的警花,虽然她在警队干了两年还是小兵一名,但丽香每天都很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斜眼盯着自己的影子,好像每晚睡觉前在睡房的落地镜前一样,丽香对着镜子,想象着自己是一个高贵的女王,正对着男奴骂道:「贱狗,还不迎驾?」
  「你说什么?」不料这次自己叫得太大声,后面传来另一名女子的声音,吓得丽香马上转过身来。

  一名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她染了一头红发,身材高贵的洋装,黑丝黑色高跟鞋,看面料都是高级货,更衬托出女子的美艳,虽然丽香是警队之花,但在这名女子前面自己显得黯淡无光,特别是女子那凶猛的双峰,好像要把那套紧身洋装撑破一样。

  「没……没什么……」,丽香结结巴巴地回答,「我只是在……」

  「你一定是藤原纪香吧?」女子面无表情地说。丽香此时仍旧处于害怕中,已经忘了更正女子的错误了。女子上前一步,把丽香逼到了门边,女子高耸的胸部已经贴上了丽香的脸上,丽香这才发现对方比自己要高很多。

  丽香原本以为对方是来求助的市民,但对方的举动着实吓了她一跳,于是她结结巴巴地询问对方的身份。

  女子轻蔑的一笑,说:「新警察吧?连我都不认识。我就是全日本第一美人药师寺凉子,东京警视厅驱魔队队长。」

  丽香被这个名字吓了一跳,虽然她没见过凉子,但驱魔娘娘这个响当当的名号在警视厅里谁不知道。关于她的传闻很多,其中丽香最记得的是说这名驱魔娘娘是个美人胚子,最喜欢穿迷你裙和高跟鞋上班,但抓罪犯的水平比男警察还要高,这要归功于凉子那穿着高跟鞋仍能追上犯人的本事,另一个就是她高超的格斗技能,据说她高跟鞋踢胯下的独门武功百发百中,本来丽香并不是很相信这些传闻,但她的一个师兄证实了确有此人还有她那独门武功的真实性。当时这位师兄在上格斗实战训练课,当他发现对面的女警中居然有一个不穿练功服而是穿着迷你裙高跟鞋的,不禁轻浮的出言挑衅对方,可是约架凉子的后果就是还没看清对方出脚就已经被她的高跟鞋狠狠踢中胯下,痛得晕死过去,在医院足足躺了两个星期。

  另外据说凉子比日本男人的平均身高还要高3厘米,丽香觉得起码此言不虚,凉子足有一米七五的样子,加上那双10厘米的高跟鞋,足足比穿着平底鞋的自己高出一个头。

  至于凉子所在的驱魔队,那是警视厅专门成立用于处理强奸案件的特别行动队,队长当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驱魔娘娘。

  「你就是驱魔队队长凉子小姐?」丽香还是不相信这么传奇的人物居然就在眼前。

  「没错」,凉子简单回答,然后对她说:「你,跟我来。」

  凉子的双胸离开后,丽香才能好好呼吸,她马上跟着凉子走去。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丽香吃力地跟着健步如飞的凉子上楼梯,问道。
  「如果你一定要问,那就问吧。」

  「你们驱魔队一个月大概要处理多少强奸案?」

  「不多」凉子依旧简洁。

  「真的吗?」丽香有点疑惑。

  凉子突然停下转过身向着丽香,丽香也马上停下,但凉子的胸部仍旧抵在了丽香的头上。丽香只好低下头,从别处站起来。

  凉子解释说:「当这个部门开始建立的时候,案件的数量非常多,但我来了之后,用了一个方法,案件数量就直线下降了。」丽香觉得这个凉子又在吹嘘自己了,她还是问:「什么方法?」

  凉子说:「我们派出女警,到各个中学和大学里面,传授女子防身术。从那时起,强奸案件就立刻下降了,倒是我们现在还要处理爆蛋案件。」

  「什么?爆蛋案件?」丽香几乎是失声叫出来,被这个词还有凉子那平静的语气双双吓到了。

  「由于强奸未遂造成的」,凉子依旧轻描淡写地解释,「爆蛋或者更糟都有」。「更糟?」丽香再次叫道:「还有什么比爆蛋更糟的?」

  凉子微微一笑,说:「我们专门有冰库用于存放一些完整的蛋蛋。」

  「我的天!」丽香捂着嘴巴。

  凉子继续轻盈地说:「有点过了,但这是有用的证据,用来证明那些女孩子的行为是正当防卫。」

  凉子说罢,转身继续上楼,丽香定神追了上去。

  「无论怎样」,凉子等丽香追上她丰满的美臀后,继续补充:「总之强奸案件的大大降低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凉子带着丽香来到楼上,门牌上清晰写着「驱魔人之队」。

  凉子打开门,突然转身对着丽香说:「藤原纪香,我已经观察过你很久了,我们队伍需要你这样的队员,你想加入我们驱魔人之队吗?」

  「我愿意!」丽香不假思索地冲口而出,连她自己都感到诧异,接着她又弱弱地补充道:「那个……我的名字叫丽香。」

  凉子冲着丽香莞尔一笑,这是今晚第一次对她笑。

  「我们挑选队员的标准非常严格,因此,你应该感到光荣。」凉子一边推开门一边说。

  丽香看到自己新的办公室,再次张大了嘴,里面坐着十多个年轻女警,有的在办公室来回走动,翻阅着档案柜里面的文件,另外的则大部分在接电话,时而大声吆喝,时而用力拍打着桌子。

  凉子对丽香说:「来,我带你到你的桌子,并交给你第一个任务。」凉子带着丽香来到她的办公桌,丽香马上坐在椅子上,试一下是否舒适。幸亏她坐了下来,因为刚刚坐下,凉子就把一个文件夹扔到她的面前,几张照片滑了出来,都是一个破损的蛋蛋的照片,红色白色的液体流的到处都是,丽香马上觉得双腿发软,胸口发闷。

  「这是刚刚接到的一个案子」,凉子对着发软的丽香说:「一宗意图强奸案,但从受害人用手机拍下的照片你可以看到,这名受害人成功击退了罪犯。」
  「呃,很好。」丽香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本来呢,这个案子很简单,对你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但现在有点棘手的是,罪犯虽然被踢爆了一个蛋蛋,但不知如何居然逃掉了,现在他有可能回来报复受害人,所以你的任务是必须找到他,在他出手之前把他绳之于法。」

  但是丽香对于凉子的担忧却不以为然:「对于一个刚刚爆了一边蛋的人,有那么大的威胁吗?」

  凉子的脸忽然变得很难看,她说:「我们曾经遇到一个没有了蛋蛋的人,依然能强奸了一名女学生,那么现在你还认为那个混蛋不算威胁吗?」

  「我……知道啦。」丽香说。

  「很好。」凉子说:「现在你出去,把那混蛋连同他剩下那个蛋蛋一起带回来给我。」

  「等一下!」突然,旁边突然出现另一名女子,她并没有穿着警服,而是穿黑色紧身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裙加一双过膝的高跟皮靴,头发扎起马尾,显得特别英武。「一个菜鸟是无法接这样的案子的,这你是知道的。」马尾辫子对凉子说,「这个案子归我了。」

  「不行,伢子,我知道你是我们队伍里面最好的,但是你不可能同时查办这个案子和你那个涉谷色魔集团案。」

  这个叫伢子的女警昂着头说:「那个案子已经被我破了。」伢子说完也扔下一叠厚厚的文件,也是包含了若干不同的破损蛋蛋照片。

  「啊?」一向镇定的凉子也不禁有点惊讶,问:「不赖啊!你是如何做到的?」
  「没什么,我让真由美去做诱饵,把其中一个抓住,稍加盘问就把他们的老窝给查到了,然后就是简单的抓老鼠行动而已。」凉子说:「我怎么没听说有这个行动?」

  伢子依旧很自豪,说:「这点小老鼠,不必出动大部队,我和真由美两个人混入里面,轻松就搞定了。」凉子恢复了平静,说:「干得好,有一个案子结了。」伢子说:「那这个荡妇大本营的案子归我了。」

  凉子说:「行,案子归你,菜鸟当你的助手。」

  然后她转身对着丽香说:「看到了吧?伢子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这个案子由她负责,你当她的助手。」伢子听到有点不快的说:「好啊,我的任务还包括当菜鸟的保姆。」说完扭着屁股走了。

  「不要介意」,凉子对丽香说:「她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破的案子比别人多得多,跟着她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第三章男法医险被爆蛋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丽香还是接受了上级的安排,到伢子的办公室报道。
  「菜鸟!」伢子一见到丽香就不客气地呵斥到:「你知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吗?」

  「是……抓色狼吗?」丽香弱弱地回答。

  「既然你知道,怎么还穿着这样的衣服?」伢子大声喊道。

  丽香打量着自己的穿着,自己穿着一套警服,黑色的上衣,黑色的长裤,圆头平底皮鞋,这是警局的标准制服,她不明白有什么问题,问:「穿警服有什么问题吗?」

  「笨蛋,你穿这样,哪有色狼对你有兴趣啊?而且一看你就知道你是条子,色狼不躲起来才怪呢?」

  丽香一想,似乎也有道理,于是说:「对不起前辈,是我经验不足,我马上回去换衣服。」

  伢子说:「不用了,时间对我们来说就是生命,知道吗,菜鸟!」

  说着,伢子按了桌子上面一个按钮,一面的墙上突然向两边分开,露出一个小房间,原来这堵墙上面有个暗门。伢子领着丽香走进里面,丽香发现里面还真不小,一面墙上是各种枪械武器,简直一个小型军火库;正面是一个衣帽间,挂着各种各样的衣服,有制服也有古怪的衣服,像是拍戏的道具,右边则是一个大大的鞋柜,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鞋子,有高跟鞋、凉鞋、舞鞋、靴子、松糕鞋、运动鞋,琳琅满目。

  伢子按照丽香的码数,给丽香挑了一套有点像空姐制服的套装——黑色双排扣制服上衣,黑色超短裙,还有一顶黑色的方帽,最后又给丽香挑了一双黑色尖头高跟船鞋,丽香换上之后,立刻变成了一个性感空姐形象。

  「好的,菜鸟,咱们出发!」伢子冲出了警局,丽香在后面紧紧跟着。
       凌晨2点41分新宿荡妇大本营脱衣酒吧后巷

  当她们把车停好在酒吧后面的停车场时,丽香发现作案现场已经被警察用警戒线封锁了起来,而受害人正靠坐在一辆救护车的后面,一个女法医正在为她进行例行检查。

  伢子打开车门,一只穿着过膝高跟皮靴的脚跨下车,马上引来现场所有男警察的目光。下车后,伢子马上跟上来迎接的女法医寒暄一番,女法医示意给伢子,靠坐在救护车后面的女子就是受害人,丽香此刻马上认出了女子就是脱衣酒吧里面的一个舞女。虽然她的外形长得不错,但胸部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身上穿的衣服也非常廉价。这个酒吧丽香之前念警校的时候也来过,那时候她怀疑过自己是否有双性恋的倾向。「她算是逃过一劫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女法医对伢子说。

  丽香打量了一下这位舞女,让丽香感到很惊奇的是,这位刚刚差点被强奸的舞女居然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惊慌失措,反而很镇定地听着手机里面的音乐摇摆自己的身体。

  当舞女抬起头看到伢子的时候,她这时反而吃惊地张开了嘴巴,丽香马上看出来了,舞女跟伢子是认识的。

  于是她问:「你们俩认识?」

  「她是我教过女子防身术的女学生之一。」伢子说。

  舞女叫了一声:「伢子警官。」说着上来就拥抱了伢子。

  伢子有点不自然地推开了舞女,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然后严肃地问她:「梨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他的蛋给踩爆了,伢子警官」,女子骄傲地说:「一脚致命。」
  「干得好,梨子,但在那之前……?」

  舞女梨子被问起这个,突然两眼发光,掩盖不住兴奋地说:「今天下班我发现有个混蛋在跟踪我,于是我把他引到后巷,假装摔倒在地上,那傻X果然上当,追了上来,可是他的两只腿张得太大了,我按照伢子警官教过的上蹬脚,一脚上去,把他的裤裆都踹穿了——你知道,我们都爱穿这种细细的超高跟鞋——接着我用力一扭,那傻X马上大呼小叫地捂着裤裆瘫在地上,两腿还不停地抽筋似的乱蹬。我想,靠,怎么一脚这么厉害,我上去脱了那小样的裤子,发现其中一个蛋蛋已经爆掉了,蛋黄都流了出来,于是我拿出手机拍了照,然后就打电话报警,打算等警察来抓住那混蛋,谁知道顾着打电话不小心让他给跑了,cao他ma的!」伢子聚精会神的听着,越听越眉头紧锁,忍不住问:「在这之前他有没有碰到你?」伢子盯着梨子,眼神明显在恳求对方给出肯定的回答。「呃……没有!我按照你教我的那招,在他还没来得及伸出他的脏手,已经被我一脚爆蛋。」「好吧,我知道了。」伢子把梨子轻轻抱着,悄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这时候伢子侧着头,从这个角度看着丽香,丽香正在帮忙做笔录,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她一定是受了一点精神刺激」,伢子小声对丽香说:「性侵害的标准反应,你就写上嫌疑人摸了受害人的胸部,并把一只手伸入了她的裙子里面,通常情况就是这样的。」「但……」丽香想表示反对,但伢子根本不理她,转身跟法医说话去了。「她有没有做精液取样?」伢子问法医。

  听到伢子这样说,梨子从伢子怀里挣脱,大喊起来:「谁也别想把任何东西伸到我下面。刚刚那个人试过了,后果就是跟那强奸犯一样,蛋蛋爆了。」她指着一个此时正躺在地上缩成一团的男法医,之前女警们都没注意到地上还有一个人。「这蠢货居然拿着一个yin道拭子走到差点被强奸的受害人面前?他是不是有病?」伢子生气地责骂仍在地上抽泣的男法医。

  「他是新来的」,女法医帮他解释:「而且他已经受到了教训了。」「我的蛋……」充满悲伤的男法医哭丧着说。「没事,暂时还爆不了。」女法医上去带着塑胶手套摸了摸男法医下面,说:「你还不感谢梨子小姐脚下留情?你跟那强奸犯一样,裤子已经被鞋跟洞穿了,不同的是,梨子小姐没有使用对强奸犯的那一招扭蛋,不然你就跟蛋蛋说再见吧!」男法医明显很委屈,但看见梨子叉着腰怒目横瞪的样子,吓得他马上不停地拜谢梨子,跪在地上连连叩了几个头。
  梨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理男法医,转身对伢子说:「伢子警官,如果你是想要那强奸犯的精液,在我的鞋跟上面应该有一坨属于那混蛋的液体,不知道是不是能用?」梨子说着抬起了她的高跟鞋,同时也让她的裙子向上翻起,丽香发现这舞女居然没有穿内裤,马上转过身,发现伢子聚精会神地盯着那尖锐的鞋跟看。

  伢子问:「你刚才也是用这只鞋踢了地上那个男人的?」

  梨子点点头,显得非常骄傲。

  伢子则显得有点失望:「刚才你踩穿了他的裤子,相信也沾到了不少他的DNA,已经被污染了,只能指望鉴证科能找到有用的证据吧。」

  伢子越说越生气,突然怒气冲冲地向着躺在地上的男法医走过去,抬脚就往他的裤裆位置跺下去,男法医刚才吃过梨子的亏,这时候拼了命的用手死死捂着裆部要害,这才避免蛋蛋进一步受伤,但被伢子的鞋跟踩中手指,那种痛楚也够惨的,痛得他哀嚎起来。

  伢子怒气未消,丽香见状怕打伤了法医,回去自己要写报告,于是赶紧上去劝架。谁知梨子却一下子挡在了她面前,有点仇视地望着她,说:「伢子警官说她从来不带实习生执行任务,你到底是谁,跟着伢子警官有何企图?」

  看着梨子小姐对自己充满敌意的眼神,丽香可不想跟这位凶猛的舞娘有冲突,急忙说:「我也是警察。」本能地,丽香身上探入怀中想掏出自己的警徽,突然意识到警徽落在了之前穿的警服里面,现在当然什么都掏不出来。

  梨子更加怀疑地看着丽香,丽香也不慌张,反客为主开始盘问这位年轻的舞女:「对于一个差点被侵犯的受害人,你好像表现得过于镇定?」

  「你这句话的意思是?」梨子反问丽香。

  「你对着嫌疑人爆掉的蛋蛋拍照,看起来好像你想留个纪念?」

  「这个很容易解释」,这时候教训完男法医的伢子接过了话头:「是我教我的学生们,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拍照。」「但是,她没有拍对方的脸,而是拍对方那里。」丽香仍旧对梨子不依不饶。

  「这时候拍对方的脸没啥意义」,伢子说得好像理所当然似的:「被爆蛋的时候,他们的脸扭曲得几乎无法辨认。」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伢子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于是丽香只好放弃继续盘问,这时候梨子得意地对着丽香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衣服拿来!」伢子对梨子说:「我们要用作证据。」梨子听了,马上翻起她连体衣的下摆,顺势向上一掠,就把衣服从头顶脱了出来,马上露出那对隆过的假胸,丽香刚想转过脸避免看到,下一刻梨子的衣服已经扔到她脸上,她马上掀开,正想对梨子发作,但看到她一丝不挂的站着夜风中,也不好意思骂她,只好弱弱地问伢子:「我们应该拿到我们需要的东西了吧?」

  「我想差不多了」,伢子说。然后她走到梨子面前,轻轻抱着梨子的肩膀说:「梨子,你回去休息吧,不用担心这个疑犯的,我会找到他,把你做了一半的事做完。」

  「等一下……你在说啥?」丽香没好气地对伢子说:「不行,你是警……」
  还没等她说完,伢子瞪了她一眼,打断了她:「跟我来!」说完把梨子的衣服扔给了女法医,然后拉着丽香的手,把她拉到其他人都听不到她们讲话的地方。
  「你到底懂不懂怎么样安抚一个被强奸的受害人?」伢子责问。

  「是强奸未遂」,丽香纠正她:「而且是涉嫌强奸未遂。」

  「我懂了」,伢子说:「你是不相信我们的受害人。」

  「你看到了,她表现的多么的镇定自若!」丽香反驳。

  伢子嘿嘿冷笑道:「菜鸟就是菜鸟,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建议你从勘察犯罪现场开始学。」说完,伢子弯腰钻入了警戒线里面,踏入了酒吧的后巷。
  「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伢子前辈。」丽香一边解释一边跟了进去。

             第四章可怜的鉴证员

  丽香小心翼翼地步入黑暗的后巷,突然被正在现场拍照的鉴证员相机的闪光灯闪得睁不开眼。

  伢子径直走到鉴证员面前,挡住了其相机,让他吓了一跳,连忙敬礼:「伢子警官晚上好。」

  「行了」,伢子不客气地打断他说:「你在现场发现了什么有用的吗?」
  「呃,暂时只是观察到现场没有明显的搏斗痕迹。」

  「我当然知道没有搏斗痕迹啦!」伢子显得很失望,接着对丽香说:「菜鸟,过来帮我做案件重演。」

  「嗯,好吧。」丽香回答道,这时她发现伢子正在最靠近的一个垃圾桶里面翻找着东西。

  「啊哈!」随着一声欢呼,伢子从垃圾桶里面翻出了一网袋的柠檬,她从里面挑了两个较成熟的,把其他的倒回到垃圾桶里。然后她把装着两个柠檬的网袋索紧,递给极度不情愿接受的丽香。「你来扮男的。」伢子指着两个柠檬对丽香说。

  「我不是很明白。」丽香说。

  伢子长叹一口气,拉着丽香的手,让她把袋子拎着放在胯下。「噢」丽香看着自己胯下两个来回摇摆的物体,显得很不自在。「这样」,伢子一边走远一边解释:「我从酒吧出来,沿着后巷步行。或者我的钱包还掉在地上了。

  说着伢子突然弯下腰,手摸着脚尖,她那超短的牛仔裙马上遮盖不住里面没有穿内裤的事实,丽香看的目瞪口呆,一下松手把袋子掉到了地上。

  伢子头朝下,从她高耸的双峰和叉开的双腿中间看过来,很不耐烦地说:「你的『蛋蛋』掉了!」「对不起」,丽香羞涩地忍着让自己不看伢子的裙子里面,摸黑从地上捡起装着柠檬的袋子,重新摆在自己胯下。

  伢子继续说:「对,她正要弯腰捡起自己的钱包,突然发现有个男人正在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还要已经把鸡鸡拿在手里,接着轮到你了。」伢子对丽香说。
  「好,好的。」丽香很敷衍地用手假装拿着想象出来的「鸡鸡」,向着她的伢子前辈慢慢走过去。

  胯下两个不停摇摆的水果使丽香走起路来像只鸭子一样张开两腿滑稽地蹒跚走着,很难理解男人是如何带着这两个咚咚走路的。

  正在丽香寻思之时,伢子毫无征兆的突然迅速转身,踢出一脚致命的弹踢,这闪电般的一脚让丽香胯下的袋子的一边果汁和果肉横飞。

  「我靠!」丽香看着其中一个柠檬惨被踢成一团烂泥,不禁惊叫起来。「喂,别傻乎乎的站着那里,菜鸟」,伢子催促丽香:「你要扮成刚刚被我爆了一个蛋蛋的样子。」

  丽香从来没有在现实中看到过男人被踢中蛋蛋,更别说踢爆了,于是她仅能靠在电视上看过的那样蹲在地上。

  「噢,我的蛋蛋」,丽香的叫声毫无说服力:「我的蛋蛋被你踢爆了。」同时,用她那拙劣的演技在扮演着翻白眼和夹着双脚捂着裆部。

  偷偷瞄了伢子一眼,发现她明显很不满意自己的演技。丽香也觉得自己演得太欢乐了,不够悲惨。

  伢子低着头叹气说:「你演得实在太糟糕了。」

  「对不起前辈。」

  「你到一边凉快去。」

  丽香站到一边,依旧捂着裆部滴水的柠檬袋子。

  「你!」伢子怒气冲冲地对着鉴证员吼起来,吓得他一跳,摄像机都掉到了地上。

  「你到这边来。」伢子继续喊他。「我?」鉴证员小心翼翼走过来。「站在那里」,伢子冷冰冰地对鉴证员下命令,鉴证员不敢不听,乖乖地站在那堆柠檬碎上面。「就是那里」,伢子说,然后转身背对着鉴证员弯下了腰:「拿你的棒棒戳我。」

  伢子的命令吓得鉴证员倒抽一口冷气,口吃的问:「你说什么?」

  「拿你的棒棒,cha我的妹妹,是不是要我画张图给你看?」

  他摇着头说:「不行的。」

  「怎么,你没有鸡鸡吗?」伢子横眉怒目。

  「我当然有,但是……」

  「你不用我就帮你废了他,窝囊废!」

  鉴证员被激怒了,掏出他早已雄起的棒棒,向着伢子冲了过去。可是,鉴证员只是冲到一半,伢子突然双手撑地,用高跟皮靴向后狠狠蹬在这名「攻击者」的裤裆里,尖锐的细跟深深没了进去,同时,类似坚果爆裂的声音响彻了宁静的巷子。

  巨响过后,巷子恢复了死寂的宁静,众人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喔!」终于伢子叫出了一声。

  丽香瞪大的眼睛始终盯着伢子那只依旧没入了年轻鉴证员下面的鞋跟,虚弱地问:「你刚才是不是……」然而最终也没有办法说下去,只是看着伢子。
  「我想是的。」伢子当然明白丽香想问什么,无辜地咬着下嘴唇,这才把靴子从鉴证员的裤裆里面抽出来。

  失去了靴子的支撑,鉴证员立刻像堆烂泥似的摔在地上,并且发出一声可怕的惨叫。丽香冲上去想帮他,但被伢子一把拉着手臂拽了回来。

  「等等。」

  「但是,你刚刚踢爆了他的……」

  「我知道,我知道」伢子轻描淡写地说:「但是,发生的已经无法挽回了,如果你不亲眼看一回事件的发生经过,你永远学不到东西。」

  但丽香深感惊骇,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目睹完整的爆蛋过程,原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同时,她很清楚自己如果想要在驱魔娘娘的驱魔人之队里面有所作为,她必须习惯并且从中学到一些什么。于是她看着地上的男子在滚来滚去,同时一些液体流了一地。

  男子在地上打滚了好一会,终于从剧痛中恢复了一些,他俯身从地上撑起来,迅速从伢子这个恶魔身边逃开,跑去找女法医求救去了。

  「就是这个了。」伢子突然发现了新大陆,指着一条黏黏湿湿却又有点反光的轨迹说:「一般人不会注意到案发现场的这个轨迹,或者只是以为是蜗牛的爬痕,但这明显是爆蛋男人留下的痕迹。」

  一边说,伢子一边掏出腰间的手电,打开手电之后,手电发出的紫光照在刚才那条轨迹上,轨迹显出了闪耀的白色反光。

  「那里!」伢子指着远处被手电照出的另一条白色轨迹,说:「这里还有另外一条轨迹。」

  丽香深深吸了一口气,盯着伢子发现的这个证据,兴奋地说:「一定是我们的嫌疑人留下的。」

  「轨迹是向着那边去的」。伢子一边照着轨迹走,一边示意丽香跟上。
                第五章

  那条轨迹一直带领两个女警来到酒吧的安全出口,也就是梨子逃出来那个。
  进入安全门后,里面是一条比后巷更加漆黑的走道,而那条轨迹在破旧的地毯上面更加的模糊难辨。

  丽香没有带手电,只能紧紧跟着伢子的后面走着,生怕会跟丢,由于跟得太紧,有几次不小心手摸到了伢子圆鼓鼓的屁股上,弄得她很不好意思地连连道歉。
  「靠!」这次丽香的手指第三次戳在了伢子两腿中间,引得伢子骂了一句:「菜鸟,别乱摸。」

  当丽香再次想道歉的时候,伢子突然猛地拉开前面的帘子,一阵强烈的眩光刺得丽香睁不开眼,当她跌跌撞撞来到前面的时候,听到了雷鸣般的欢呼声,定神一看发现自己正张开腿站在一个舞台上面,下面一堆饥渴的男人正伸出头尽力往她的短裙里面看,吓得丽香尖叫一声,连忙用手紧紧捂着裙底,向后退去,但却被伢子推了回来。

  「伢子前辈,让我出去吧,他们在看我的裙底!」

  伢子看着丽香的眼,说:「你是在告诉我,即使那个强奸犯正在那头,你也由于担心被下面这帮人渣看到裙底而仓皇逃跑吗?」

  丽香一时被伢子这种铁石心肠但又无可争辩的质问问得语塞,「我……」。
  「给我出去,把疑犯揪出来。」伢子把一张由刚才那个受害人拍到的其中一张照片塞给了丽香,但这只是那个疑犯的一个器官。

  丽香看了一眼,说:「我办不到。」

  但伢子没理她,一把把她推回到舞台中间,丽香只好紧紧夹着双腿,用手挡着任何一个可能会被偷窥到自己私处的角度,慢慢从舞台中央通向另一边的T台上走过。

  然而丽香的拘谨反而让看客们感到非常新鲜,看惯了脱衣舞娘的他们,从没见过有一个这样的小美人如此怕被别人看到裙底,纷纷兴致勃勃地爬到T台边上,尝试能否看到一丁点这个假正经女人的私密。

  「你们认识这个人吗?」丽香拿出那张照片询问下面的男人,尝试引开他们的注意力。

  「喂,你谁啊?」突然上面一声大叫,把丽香吓了一大跳。

  回头一看,发现上面有个脱衣舞女,跳钢管舞的,此时正用结实的大腿紧紧夹着钢管,脚上头下的看着丽香这个砸场子的。

  「我还有五分钟就下去了,你先等一下!」舞女对丽香说。

  「哦,你误会了,其实……我是一个警察。」丽香抱歉地解释道。她又想去掏警徽,但想起了其实自己没带,于是改为拿出照片问舞女:「你认识这个人吗?
  舞女斜着眼盯着照片看了一会,说:「没戴眼镜我很难认出是谁,你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这些东西见得不少。」「哦,是了」,丽香把照片递上去,贴近舞女的眼睛,说:「这个人是没了一个蛋蛋的。」「哦,是呀?」舞女不禁哈哈一笑,说:「不错。」丽香对舞女的态度有点不满,说:「这个男人的一个蛋蛋被踢伤了,说不定永远恢复不了,这可不是好笑的。」「冷静」,舞女没什么大不了的说:「我不信你看到好像下面这些人渣被爆了蛋不觉得好笑。」丽香回头看着那些男人,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T台上面噌,就是想看一下她的裙子里面,吓得她一溜烟躲到舞女后面。

  舞女这时候从钢管上面翻落在地上,开始用屁股摩擦着钢管,一边跳一边对丽香说:「好吧,如果你想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去问问看门人托尼,他整晚都在那里,其他舞女只是跳完自己的部分就会离开了。」「哦」,丽香感到很意外,但对舞女突然的态度转变表示很感激:「谢谢你。」

  「没什么,我看你还不错才帮你的」,舞女对向着后台慢慢退走的丽香说,然后指着地上散落的一些纸币说:「我想你不会弯腰去捡那些钱的吧?」

  舞女以为丽香也是自己的同行,丽香脸上一红,迅速向着后台逃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